宿遷市2018年度環保行政處罰典型案例

2019年06月05日10:16   來源:宿遷環保

  2018年以來,宿遷全市生態環境系統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決策部署,堅持“源頭嚴防、過程嚴管、后果嚴懲”思路,大力氣推進污染治理,大力度強化執法監管,推動環境質量進一步改善提升。就在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京津冀、長三角”重點區域大氣交叉互查等各項檢查密集展開的態勢下,仍有一些排污單位為謀取私利,自覺或不自覺地非法排污,踏踩環保法律“紅線”,侵害環境公共利益。自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止,全市共依法實施環保行政處罰930起,罰款金額8005.3萬元;辦理移送公安機關涉嫌環境犯罪案11起、移送實施行政拘留案件16起、實施查封扣押案件143起、責令停產限產案件86起、按日計罰5起。為認真貫徹落實環境保護法律法規政策,進一步強化排污單位增強保護環境責任意識,推動生態文明建設向縱深發展,現對全市環保行政處罰典型案件進行剖析通報、以示警訓。

  一、“未批先建”

  2018年4月3日,對江蘇凱威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開展雙隨機檢查。該公司年產1萬噸鋼絲制品生產線項目于2012年4月5日取得宿遷市環保局環評批復,并采取分批建設分批驗收的方式于2014年建成年產5000噸熱鍍鋅鋼絲制品生產線,同年8月該條生產線通過市環保局開發區分局環保“三同時”驗收。檢查時還發現:一是環評中批準建設一條電鍍生產線,實際情況是2017年5月和9月新建兩條電鍍鋅生產線;環評中批準建設2套大拉設備、6套中拉設備,實際建設5套大拉設備、9套中拉設備;二是年產1.2萬噸鋼絲繩系列產品技改項目于2015年9月取得宿遷市環保局環評批復,拉絲工序于2016年下半年開始投產,捻股工序于2016年底投入生產,拉絲工序有固體廢物產生,捻股工序有固體廢物及噪聲產生,且生產至今未通過環保“三同時”驗收;三是原環評中將廢水處理設施產生的污泥定性為一般固體廢物,后因2016年國家危險廢物名錄變動調整,其污泥應為危險廢物,現場檢查水處理污泥與鋅渣一同存放于危廢倉庫內,均未張貼危廢標識;四是對產生的危險廢物未按要求進行申報。

  該公司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二十五條:“建設項目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未依法經審批部門審查或者審查后未予批準的,建設單位不得開工建設”的規定。違反了《建設項目環境保護管理條例》第十九條第一款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三條的規定。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建設單位未依法報批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報告表,或者未依照本法第二十四條的規定重新報批或者報請重新審核環境影響報告書、報告表,擅自開工建設的,由縣級以上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責令停止建設,根據違法情節和危害后果,處建設項目總投資額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的罰款,并可以責令恢復原狀;對建設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行政處分。以及《建設項目環境保護管理條例》第二十三條第一款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七十五條第一項和第二項的規定。

  對江蘇凱威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新增1條電鍍生產線、3臺大拉設備、3臺中拉設備未依法報批環境影響報告文件擅自開工建設以及其他行為,處25.905萬元罰款,并責令改正。

  此類案件主要表現形式是建設單位新、改、擴建項目不按規定開展環境影響評價,未經審批擅自開工建設,“先上車后買票或不買票”。其直接影響是:不能有效落實建設項目環保源頭管控要求,造成新污染不斷產生;間接后果是:企業違規上馬的項目或因屬于落后的工藝、產品或者設備將被淘汰,也會給投資人帶來不必要的經濟損失。據統計,在全市930起處罰案件中,“未批先建”處罰案件232起,占總處罰案件比例為24.9%。

  二、“未驗先投”

  2018年7月6日,接信訪對宿遷市洋河新區利民生豬屠宰廠進行檢查,發現該廠未生產但有生產痕跡。經查,該廠年屠宰生豬3萬頭項目自2008年底建成投產至今,未通過環保“三同時”驗收;屠宰廢水經廠區西側沉淀池沉淀后,沿企業西側下水管道排至北側水溝進入條堆河后流入古山河;該廠建設項目環評報告要求其廢水采用A-O法處理后達標排放至市政管網。

  該廠行為違反了《建設項目環境保護管理條例》第十九條第一款:編制環境影響報告書、環境影響報告表的建設項目,其配套建設的環境保護設施經驗收合格,方可投入生產或者使用;未經驗收或者驗收不合格的,不得投入生產或者使用。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禁止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

  依據《建設項目環境保護管理條例》第二十三條:違反本條例規定,需要配套建設的環境保護設施未建成、未經驗收或者驗收不合格,建設項目即投入生產或者使用,或者在環境保護設施驗收中弄虛作假的,由縣級以上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處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不改正的,處100萬元以上200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責任人員,處5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的罰款;造成重大環境污染或者生態破壞的,責令停止生產或者使用,或者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關閉。《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 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三)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

  對宿遷市洋河新區利民生豬屠宰廠未經環保“三同時”驗收擅自投產、通過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等環境違法行為,處30萬元罰款,并責令停產整治。

  此類案件主要表現形式為:建設單位新、改、擴建項目雖然編制環境影響報告書或報告表,也經過環保行政主管部門審批,但在項目建成后未及時開展環保“三同時”驗收擅自投產。其主要影響是:項目建設的污染防治設施是否到達審批預期要求和效果沒有評估,極易產生不建設污染治理設施直排或降低處理技術標準超排等違法情形。據統計,在930起處罰案件中,“未驗先投”處罰案件約139起,占總處罰案件的比例為15.0%。

  三、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

  2018年7月6日,對江蘇索富達無紡布有限公司通過軟管向廠院外排放污水情況開展檢查。經查,該公司院內東南側有一敞開式窨井,內有較多廢水,有一臺排水泵連接一條直徑約為30厘米的軟管連通至廠外路面,路面無廢水排放痕跡;據宿城區環衛園林局工作人員稱,2018年7月5日通過上述軟管抽排廠內窨井中的污水,致使路面有大量污泥,該局已進行了清理。另外,該公司院內東側車間建有2條無紡布生產線正在生產;車間內建有一套污水處理設施,包括氣浮水池1套、砂過濾器1套(4臺)、金屬過濾1套、袋式過濾器1套等設備;砂過濾器底部有金屬管道聯通并向外通至車間外東側,同時用一彎頭向下排放至車間底部的集水槽,檢查時上述彎頭有廢水正在排入集水槽。2018年8月30日再次調查,發現無紡布生產線未生產,但氣浮水池中刮渣器刮出的廢絲、附著氣泡污物等懸浮物及少量廢水,通過氣浮水池中部的一金屬導流槽后,經過一根直徑約15厘米的金屬管道,沿氣浮水池向下排至廠房內地面的溝槽內,后經廠房東側墻體底部的兩處孔洞排至廠房外的雨水管道內,最后流入廠區南側的園區污水處理站,每日外排廢水約2-3噸;檢查時,上述雨水管道內有明顯生產廢水,且有少量絲狀灰白色廢物,同時發現上述4個沙過濾器底部通至廠房外雨水管道的金屬管道及彎頭未拆除。

  該公司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 禁止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規定。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三)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

  對江蘇索富達無紡布有限公司通過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行為,處10萬元罰款,并責令立即改正。

  這類案件表現形式是:污染治理設施的一部分或全部工藝環節沒有運行或不規范、不正常運轉,導致污染物未處理或未能有效處理而排放。據統計,在930起處罰案件中,此類案件有58起,占總處罰案件的比例為6.2%。

  四、超標排污

  案例1(超標排放大氣污染物):

  2017年10月30日,市環境監測中心站對江蘇翔盛粘膠纖維股份有限公司開展監督性監測。2017年11月3日出具監測報〔(2017)環監(氣)字第(59)號〕顯示,該公司熱電項目鍋爐排放的煙氣污染物中氮氧化物濃度為261mg/m3,超出排放標準200 mg/m3。

  該公司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十八條:“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建設對大氣環境有影響的項目,應當依法進行環境影響評價、公開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向大氣排放污染物的,應當符合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遵守重點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要求”的規定。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條: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二)超過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或者超過重點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排放大氣污染物的……

  對江蘇翔盛粘膠纖維股份有限公司超標排放大氣污染物的違法行為,處100萬元罰款,同時責令立即改正。

  案例2(超標排放水污染物): 2018年5月31日,根據群眾舉報對泗洪縣潔麗雅餐具消毒中心有關環境污染問題開展調查。經查,發現該中心于2018年2月9日辦理了建設項目環境影響登記表,登記建設地點為“泗洪縣車管所西名溝酒廠院內”,實際建設地點為“泗洪縣天山路”,未重新辦理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審批手續。同時發現該中心部分生產廢水未經過廢水處理設施處理,直接從廠內污水管道流入市政污水管網中;經取樣監測,該公司排放廢水中總磷濃度超過接管標準限值0.19倍(監測值3.56mg/L,接管標準限值3mg/L)。

  該中心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五十條:向城鎮污水集中處理設施排放水污染物,應當符合國家或者地方規定的水污染物排放標準。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二十四條第一款:“建設項目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經批準后,建設項目的性質、規模、地點、采用的生產工藝或者防治污染、防止生態破壞的措施發生重大變動的,建設單位應當重新報批建設項目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的規定。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二)超過水污染物排放標準或者超過重點水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排放水污染物的……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三十一條(條款內容同“一、未批先建”) 的規定。

  對泗洪縣潔麗雅餐具消毒中心超過水污染物排放標準排放水污染物等違法行為,處12.06萬元罰款,同時責令改正。

  該類案件是經監測認定企業排放污染物中的一種或多種污染物超過國家規定的排放標準而產生的違法行為。據統計,在930起處罰案件中,此類案件有43起,占總處罰案件的比例為4.6%。

  五、不建設揮發性有機污染物處理設施

  2018年6月26日,根據宿遷市大氣污染駐點督查交辦單要求,對江蘇子豪印務有限公司開展現場檢查。發現該公司年產600萬只紙質手提袋項目正在生產,編制了建設項目環境影響登記表,備案依據為《建設項目環境保護分類管理名錄》中第29類紙制品制造項中“其他”,生產工藝為印刷(委外)-覆膜-模切-粘邊-手工-穿繩-成品;該公司另有帆布手提袋項目,未辦理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審批手續,生產工藝為剪裁-縫紉-燙畫;主要污染物為覆膜、燙畫、收底過程中產生的有機廢氣,未配套建設有機廢氣收集系統和處理設施。根據省大氣污染防治聯席會議辦公室《關于印發江蘇省2018年大氣污染防治工作計劃的通知》(蘇大氣辦〔2018〕1號)、市政府辦公室《關于印發宿遷市2018年大氣污染防治方案》(宿政辦發〔2018〕36號)及宿城區人民政府辦公室《關于印發宿城區2018年大氣污染防治實施方案的通知》(宿區政辦發〔2018〕31號),該公司被列入宿城區2018年重點行業VOCs整治項目,要求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VOCs深度治理。

  該公司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四十五條:產生含揮發性有機物廢氣的生產和服務活動,應當在密閉空間或者設備中進行,并按照規定安裝、使用污染防治設施;無法密閉的,應當采取措施減少廢氣排放。違反了《江蘇省大氣污染防治條例》第三十八條第一款:產生揮發性有機物廢氣的生產經營活動,應當在密閉空間或者設備中進行,并設置廢氣收集和處理系統等污染防治設施,保持其正常使用;造船等無法在密閉空間進行的生產經營活動,應當采取有效措施,減少揮發性有機物排放量。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二十五條(條款內容同“一、未批先建”)的規定。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一百零八條: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拒不改正的,責令停產整治:(一)產生含揮發性有機物廢氣的生產和服務活動,未在密閉空間或者設備中進行,未按照規定安裝、使用污染防治設施,或者未采取減少廢氣排放措施的……《江蘇省大氣污染防治條例》第八十二條第一款:違反本條例第三十八條第一款規定,未在密閉空間或者設備中進行產生揮發性有機物廢氣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未按照規定設置并使用污染防治設施的,由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款;拒不改正的,責令停產整治。《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三十一條第一款(條款內容同“一、未批先建”)。

  對江蘇子豪印務有限公司未按規定設置并使用揮發性廢氣污染防治設施等行為,處12.14萬元罰款,并責令改正違法行為。

  據統計,因產生含揮發性有機物廢氣的生產和服務活動,未在密閉空間或者設備中進行的,或者未按照規定安裝、使用污染防治設施的,或者未采取減少廢氣排放措施的,在930起處罰案件中,此類案件有58起,占總處罰案件的比例為6.2%。

  ……

  (更多案例可在宿遷市生態環境局官方網站查看)

  上述一系列案件反映出一些排污單位不能按照環保法律法規要求,該治理的污染不治理,該整改的問題不整改,該管理的問題不嚴管,對當地環境造成一定影響,各排污單位要深刻吸取教訓、切實引以為戒、認真抓好整改、履行法定義務。

  各地黨委、政府要切實擔負起環境保護主體責任,牢固樹立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理念,正確處理好發展經濟和保護環境之間的關系,絕不能以破壞生態環境為代價來換取一時的經濟增長。

  各地生態環境執法單位要敢于碰硬、鐵腕執紀,堅決遏制少數企業漠視環保法律權威、公然挑釁行政公權力的歪風邪氣,堅決打擊那些只顧追逐自身利益、鋌而走險恣意排污、公然侵害環境公益利益的不法排污者,進一步營造公開、公平、公正的執法環境,為改善全市環境質量、建設和諧美麗新宿遷作出積極貢獻。

總共: 1頁   
作者:小編

西楚網新媒體矩陣

  • 頭條號
  • 鳳凰號
  • 百家號
  • 企鵝號
  • 網易號
  • 大魚號
  • 搜狐號
  • 一點資訊
  • 快傳號

南京厚建軟件 LivCMS 內容管理系統http://www.hogesoft.com 授權用戶:http://www.twketl.com.cn

七乐彩开奖结果